A-A+

色之旅--水墨画般的霞浦&三坊七巷印象

发布时间:2013-10-30 01:51 来源:转载网络

出发时间:2013-10-12

   人生无完美,曲折亦风景。此次去霞浦,完全是三无状态下出发,周五还想着去南日岛,打听查看所有关于南日岛的路线、行程,一转眼就改变主意,转而去了霞浦。这完全缘于与我同行的最近都热衷于拍摄。真的是旅行让人没有恐惧。人生下来时胆子很小,但走得越远,胆子就越大。这话一点不假,说走就走,网上订票,马上出发,去霞浦除了日落就是日出,此去两天行程,所以第一天到霞浦只要来得及看日落就心满意足。

没有做攻略,所以也不知道原来只有大幅潮涨潮落时才能看到滩涂,这是去霞浦留下的唯一遗憾。不过我俩都一副既来之,则安之的心态。宠辱不惊地正视所处状况,才会收获得更多。你说对吧?先上几张片片欣赏下。。。

买的是下午一点多的动车,我们认为动车上有两个小时够我们用手机搜索相关资讯。查的都是要去能去看日落、日出的地点,路线,怎么去?打的还是坐摩的,看到网上写的霞浦摩的都是24小时在线的。至于住宿方面,只要能睡个觉,安全干净,其他没多想。 

窗外的一幕,提醒我们,霞浦快到了。

三点半左右到站,出了动车,两个没有方向感的人立马傻眼了,往哪走呢?但凡在动车出口问路,就会招来一群的士司机的围攻,两人一看装扮就知道不是回家探亲啥的。眼光先扫射下,知道走的都已经坐班车走了,剩下不多人,眼神一扫,说是运气好吧,人算不如天算,遇到三个跟我们同样装扮的人在跟一辆的士司机砍价,赶紧凑过去问他们是不是要去拍滩涂看日落的,就这样算是他们三人(领头的是洪大师,如果没有他,我俩的后面行程绝不会这么顺。)捡了我们两个,包一辆的士直奔小皓(偷偷说下,一无所知的我们原来是计划去北歧看日落的,后来听司机说了才知道,北歧是看日出的),包车费是180,送去小皓再将拍完日落的我们送回霞浦县城,这费用五个人摊下来,都能接受。司机送我们到了小皓上山的路口,好心的司机提议在小皓拍会就去东渡再拍日落,这样就能走两个地方。他在原地待命,由于时间不够充裕,我们赶紧飞奔上山,山路修得挺好的,就是陡了些,走得急,有点喘呵。所有摄影爱好者必去的霞浦创作之路都被铺上石板路(如下图所示),路尽头就代表终点站已到达,这是后来去了几数地方所证实的一点。

用竿影扁舟,水墨画般来描述霞浦是恰如其分。霞浦的魅力源于它的变化,由于滩涂平时隐藏在海水的下面,当退潮时滩涂才露出水面,摄影人都希望在日出或者日落看到滩涂完全暴露出来。而无常识的我俩以为潮涨潮落是与太阳有关,没想到却是与月球有着更大的关系,不明白涛之起也,随月升衰的道理。因此去霞浦拍摄滩涂需要讲究潮水,司机告诉我们,来霞浦拍摄一般是依农历的初一至初五、十五至二十为最佳摄影时段。那时候要找个拍摄点可能都很难,因为人满为患,也好,我最怕人挤人的地方,虽然他们可以看到最为变幻的霞浦,而我们也可以拍摄到最随心的霞浦,霞浦任何时候都是有魅力的,这就是霞浦滩涂能吸引着摄影人一次又一次到这儿采风创作的动力。

石板路的尽头,贴着一张告示,这也证实霞浦确实是个被深度挖掘过的摄影地,若不是名声在外,它也不会有来自五湖四海的人。

我们到达小皓的时候正是下午四点二十左右,不大的海湾,阳光强烈,潮水未退,紫菜也都泡在海水里,没有夕阳西下,没有滩涂,但第一次见到紫菜养殖基地的我们还是觉得霞浦很美。小皓除了拍照还真的可以作为锻炼身体的地方,爬一段山路登高远眺。感受到这片海滩面的辽阔。大概在小皓拍摄近半个多小时,就紧赶慢赶往东壁,实际上拍完小皓到东壁只有2公里左右,就是多走一个湾。

眼看着太阳就要落山了,再不走就真的来不及了,落日只在一瞬间。与来时一样,匆匆别过小皓,司机告诉我们已经有点太晚,刚开始以为他骗我们,只是不想再走东壁,真是以小人之心踱君子之腹。5:30到的东壁,还没我们找到有利的拍摄地形,太阳真的很快就落下,到那抓住了太阳的尾巴。

晚霞染红了大半个天空,霞浦的拍摄以长焦居大部分,我的相机焦距不够长,只能靠捕捉光影及构图了。同样的地点光影人物,为何大家的构图千差万别?几个人一起拍的片子一比较,好好琢磨不同和优缺点,对提高摄影水平很有帮助。看他们装备,可以知道他仨人的水准比我们深,背上背的全是跟相机有关的,各种镜头,包括清洁工具。小白还是中国摄影协会成员,一提起摄影,就能讲得头头是道,而我是个做事从不讲究方圆,一拿到相机是从不研究说明书的人,拍照全靠琢磨,自以为拍多了就能抓住理呵。所以一听小白讲起摄影,是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没有太阳光的海滩面开始显得苍白无力,月亮已经高高挂在天上,我们只好打道回县城,先找个地方住下,计划着再美美吃上一顿海鲜。

东壁村的一座基督教堂,在夜色中显得格外神圣。

司机载着我们回到县城,洪大师是做足攻略的,把在网上查的酒店名告诉司机,就直接被拉去福宁酒店,这家酒店说真的,价格便宜且还算干净,双人房138,床很大。

简单洗下,五分钟后出发找吃的。一出门,全是大排档海鲜,也有上档次的盐田海鲜馆,就看你自个儿腰包能承受得起的级别。但不管在哪吃,海鲜都很新鲜,因为霞浦的海鲜触动每个人的味蕾,当地人“讨小海”收获天然海鲜,比我们平时吃的人工养殖的海鲜风味更胜一筹。对于出生在沿海小城市的我们来说,霞浦的海鲜无疑是新鲜美味的,北方人吃不惯海鲜,除了辣椒,它们觉得海鲜淡而无味。对我们来说海鲜不仅新鲜,价格也合理。除了主食--炒米粉,店家说是霞浦的特色,这个不推荐,米粉有点硬,不如我们兴化米粉来得好吃~!五个人八个菜。霞浦的海鲜和风光一样不会让爱吃海鲜的你失望。

沙江剑蛏:肉嫩味美,只在霞浦沙江有产,是霞浦难得的特产,还有清蒸七都鲟,肉质鲜美。海虾烧烤,章鱼,海蛎煎蛋,清水虾姑。。。

品种实在丰富,就没有一一拍摄下来。下面是我们吃饭的点,还有上的菜,连菜盘子都这么文艺,心情实在是好,道道都是美食!我们就在海岸角海鲜馆吃的晚餐。

爆炒坚蛏,很嫩的肉。

清水虾姑

海蛎煎蛋

螺丝螺,有点辣

清水花蟹

霞浦炒米粉

这道汤很好喝,黑色的不象海带也不象紫菜,咬起来脆脆的,称海鲜汤,外加一道青菜和啤酒。

听司机说第二天一早得四点左右出发,酒足饭饱后打道回酒店洗刷,约了明早三点半起,四点出发,北歧算是距离霞浦最近的一个景点约5公里,打的只要十几分钟,因为不是拍摄旺季,所以不怕机位难求。送我们回来的司机说天上只要有星星,第二天就一定有太阳。我们起得早,门口的士也非常多,真奇怪,原来还怕三更半夜没地方叫车,没想到这么方便,真如网上说的霞浦的士是24小时上班的,原来的包车师傅说要150的,门口拦的的士只要40。

下车后抬头看到满天的星星,白色格子说,在霞浦拍片辛苦,追日赶月的,不过拍完就可以打道回府休息,睡到退房,可是床在出门前就退了。。。

顺着石板路上坡,有几个人在篝火,不知道是不是在守夜看日出呵,有图有真相。

虽然有着满天星星,还是一片漆黑,石板路到尽头了,无路可走,到终点了。能拍出片片那会是五点多一些,太早了连焦都对不上。

北歧的日出观景点在一处海边的山岩之上,峭壁直下就是喇叭状的海湾,这时刻眼前却只能看见远处依稀的山影。慢慢地,远处的天边泛出一点淡淡的红色,以为太阳马上就要升起,却不想今天的日出是一波三折吖,眼看着就有鸡蛋红跳出海面(那会连太阳在哪边升起都不知道),却被一大片厚厚的云层包裹住,待到我们想放弃时,太阳却又裹挟着万丈光芒出现在我们的眼前。无论日月沧桑斗转星移,太阳永远照常升起,大自然的力量永远让人类唯有敬畏。

天算是真正放亮了,太阳已升高,不能再拍下去,打算收工的同时看到下面有个海滩,虽然石板路已断,仍想继续下去探个究竟,下面竟然是松山造船厂的疗养院。

那条白白的护拦就是早上站在这里拍日出的地方

沙堆王国

拿相机的我们

邵安福州三明三个地名的主儿,初识不好意思细问,应该是三个地方都跟他有着丝丝关联吧。话很少,是个很憨厚的人。看他身后的包,都是货真价实的玩意儿,太沉了,

此次行程中的老大,租车、住宿、饮食全靠他了,讲话也最幽默风趣。

不会吃橄榄的小白,这表情,我们都在边上偷笑

,后来在三坊七巷还喝了橄榄汁,买了橄榄蜜饯,所以我估计是好吃

在沙滩边玩上一会太阳已老高,有点晒,果断收工,在他们三个的建议下,原想拍完日出再逛逛乡村的我们也跟着坐动车去福州看三坊七巷。沿着来时的路,这会来拍片的人早都散了,我们则拍拍滩涂上的渔船,看看用石头盖起来的房子,寻找着如何找到坐去动车站的车辆。

传汉代后,特别是唐中期,闽东这块古越地上战乱不断。于是,善于舟楫的越人纷纷离岸上船躲避战乱。这一躲就躲出了一个绵延近2000年的连家船渔民群。他们以捕鱼、拾贝为生,以船为家,从不上岸,也不与陆上人家通婚,常年漂泊在海上,一切的生老病死,婚丧嫁娶都发生在船上。霞浦县的连家船渔民数盐田乡最多,村子里的人基本都依靠养殖海蛎子和捡拾野生海蛎子为生,没有别的收入来源,他们至今大部分居住在那些棚屋里。我们拍到的渔船会不会有渔民住呢?

在回去的路上经过的小村庄,门牌上有着密密的地名是松港松农村小城外,到底是哪个,还是全部,就让懂的人看吧。。。

海边人都住着石头房,为了冬天能挡住凛冽的海风?夏天住是冰凉的吧?

这一户会不会是当下所说的土豪住宅?

走到松山小学门口,就有班车前往霞浦,车票3块,在一个大的十字路口下车往右走约1千米(或再坐一个公交车站)就到了霞浦站.

同时进站的几个部队人员, 背上是背着医药物品? 从身边经过, 闻着都是酒精的味道.

末了发一个霞浦日出日落的时间,留着下次再去霞浦拍滩涂时用吧。

【霞浦日出(落)时间】

霞浦经度为120,纬度为26.9,各月份15日当天的日出落时间如下:

也不能完全相信,因为山的遮挡,使实际日出和落日时间会发生变化。

坐上9点多的动车,到福州南站约一个半小时,因为洪大师的车停在南站,洪大师以地主的身份,在老福州饭店宴请了一顿丰盛的福州特色菜肴,让我俩深觉过意不去,不但省下路费还省了伙食费用。福州菜特色就是甜,酸.

鸭血记

油粉蒸肉

油炸海蛎饼

福州面线,比起霞浦的要好吃呵.

这个是很有特色的福州早点小吃,锅边糊,里面加了好多海鲜,有虾,海蛎,花蛤,虾米,青菜、鱼干丝、香葱,很上口,虽然我拍得比较失败。。。

油焖豆腐,青菜嫩嫩的,看着好有食欲。

糖醋荔枝肉

这道菜有点辣,凤肘嫩骨,小白的最爱。。。

三香炒猪颈肉,有香菇,青椒红辣椒。

花菜西红柿肉片汤,加些醋,很开胃。

没吃够的海蛎煎蛋

三坊七巷就在老福州对面街道,吃完走对面街就是,多贴心的洪大师,再赞个。

三坊七巷,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。曾经的三坊七巷尽情的绽放着,历尽唐、宋、元、明、清至现代,林则徐、严复、林觉民、冰心等,层层叠叠的脚印,深一步浅一步地在历史的长河中行走着,洒下一路将相名人、富商巨贾、志士佳人们不忍离去的身影。走在石板路上,慢慢感受三坊七巷的历史与沧桑。

三坊七巷中街道纵横,石板铺地;白墙瓦屋,曲线山墙,还缀以亭、台、楼、阁、花草、假山。。。

古老的街坊,逼迮的小巷,镌刻着岁月的风尘。三坊七巷,顾名思议即有三座坊七条小巷,三坊七巷是南后街两旁从北到南依次排列的十条坊巷的概称。三坊是衣锦坊、文儒坊、光禄坊;七巷是杨桥巷、郎官巷、安民巷、黄巷、塔巷、宫巷和吉庇巷。

顺着右手边走,第一条巷是对面的郎官巷。街巷窄而短,两侧的土墙和板墙民居在古朴中含着纯真。宋代筑成小巷之时,有刘涛一家数代世袭郎官一职荣耀乡里,故有此名。宋代诗人陈烈,清代名人严复的故居也坐落院内。

天后宫

国师苑是卖甜品及休憩处所,小吃店有很多,有星巴克,甚至也有麦当劳。

塔巷在郎官巷以南,西通南后街。五代闽国之时,这里的居民住宅刚刚构筑成小巷的模式,王审知的部将便在此募缘建造木制佛塔,并建有附属的寺院。后不知毁于何时。虽然官方曾给它定名为"修文巷"、"兴文巷",后又改为"文兴里",但老百姓始终称之为"塔巷"。他们将塔看成了小巷文化的结晶。清代,在巷内曾造半爿小塔,以示名副其实。20世纪50年代,小塔移至巷口。
福州有名的小吃“塔巷鱼丸”就出自此间。

据今1600多年的晋朝永嘉年间中原战乱,乃是迁徙入闽的衣冠士族在福州择居,有一黄氏家族落户于次,故有了黄巷名字的由来。到了唐朝末年,崇文官校书郎黄璞退隐归居这里。黄巢军入福州,因闻黄璞的大名,命令兵士夜过黄巷"灭烛而过",勿扰其家,从此黄巷名声大振。

画展,吃东西不允许进,手里刚好买了一杯橄榄汁,只好远远看了。

纸油伞源于中国的一种纸制伞,传至亚洲各国,后各发展出具有当地特色的油纸伞,油纸伞除了是挡阳遮雨的日常用品外,也是嫁娶婚俗礼仪一项不可或缺的物品,中国传统婚礼上,新娘出嫁下轿时,媒婆会用红色油纸伞遮着新娘以作避邪。

铜雕花灯,制做花灯的老人和玩花灯的小孩。

手中的橄榄汁,一杯5元,好喝。

很多地方都有收门票,只要遇收门票直接放弃,早上3点多起床一直逛到现在,中间一直不停过,时间的利用率相当高,特别是两个背着大家伙的,看他们是走走停停,最好能有把椅子直接坐下歇息。所以不想花这个冤枉钱再进去看。

正午的阳光很强烈

千年之前战火纷飞的年代,农民起义军占领了闽都福州,在没有电视、广播和报纸的年代,为了宣告胜利、安抚百姓,防止谣言,唯一的办法就是张榜"安民"。也许是义军首领亲自择址,也许是下层官兵随手张贴,总之,当时作为城乡交接处部的一条无名小巷承载了这段历史,它的名字也就与"安民"结下了不解之缘。宋元时代,多少官人为它改名换姓,最终仍以"安民巷"传名人间。

原始状态下的文儒坊是一条穿过小山包的林荫道。这些小山后来都被高大的风火墙围进了深宅大院,所以最初的名字叫山荫巷。当小山看不见,林荫又消失的时候,坊内住下的人物个个以"鸿儒"自居,于是改名为"儒林巷",进一步将"白丁"们拒之巷外。宋时,国家最高学府的"校长"--国子监祭酒郑穆在此安居,里人学风日盛,巷人引为自豪大笔一挥改成了"文儒坊"。明清两代文武官员聚居于此,有明代的抗倭名将张经,清代台湾总兵甘国宝,清代五代世进士陈承裘,近代诗人张衍等。

许多民居的门窗漏花采用镂空精雕,榫接而成,以及丰富的图案雕饰,精巧的石刻柱础、台阶、门框、花座、柱杆随处可见,集中体现了福州古城的民居技艺和特色,被建筑界誉为规模庞大的“明清古建筑博物馆”。

宫巷旧名仙居,以巷中有紫极巷得名,是福州保护得最完整的古巷坊。巷内现存明代的建筑6幢,清代的建筑13幢。其中面积在千米以上的深宅大院有10幢之多。福州历代尤以近代名人多居于巷内,如清两江总督、福建船政大臣沈葆桢,林则徐之子林聪彝,清海军总长刘冠雄等。

实在走不动了,就坐在石板地上,两个勤快的男人开始给相机白白,没带清洁工具的我俩也借此再学些小知识,可惜我的相机看起来貌似是里面镜头进灰了,小白又开始给我们上课,说我的相机是旅行类相机,相对来说镜头边上的缝比较容易进灰,只能拿到专业店找人清理,OH, MY GOD。。。

井口很小,井身也很小,想不明白以前人怎么打水的。

从门缝拍到人家家里

美术馆与当馆相邻

戚进士府第不要门票,一入门就有个硬币缸,硬币怎样穿过水面掉进小坛内,能掉得进去的就是有福之人呵。里面展出关于古代及近代福州人的一些生活习性及生活用品。

这么喜欢庆的桥子,大家都想来沾沾喜。

窗棂上雕的小动物

BABY 床

BABY 椅子,左边第一张中间还有洞洞,相当于现在的马桶,中间那张是坐椅,右边是小孩的站椅。

新房,新娘床,嫁妆及新房布置。

一片式裙子^-^

老式打字机,以前发电报是用这个吗?

再往里走有个画展,画都是瓷漆画,有些很不错。

设在二楼的衣物展

三寸金莲,想想封建社会妇女一出生就得穿小鞋,长不大的小鞋。

街上卖的一些小玩意,这跟其他旅游景点一样,都卖一个类型的东西。

三坊七巷的小吃也是最多的,里面汇聚了福州各色小吃,有炒的、煎的、煮的、捞的、烤的、蒸的……各式各样,这些就留给你去品尝吧。

PS:也卖很多台湾金门食品。

  • 版权声明:文章转载自网络,不对内容的真实性负责